Hzhibiki4444

低龄沙雕,欢迎捕捉

【JOJO乙女】关于阿帕基

#短打#

#小学生文笔#

#刀子#

#ooc ooc ooc ooc#


        对于自己的工作,阿帕基对你缄口不言,即便他不说,你大抵也是知道的。因为阿帕基说他无法给你一个完整的未来。

     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步调来,就连晚上离开时的背影都不会为你留下。你是个蠢女人,只因为他眼里有时一闪而过的复杂情感,便心甘情愿为他排解寂寞。你们的约会也是匆匆忙忙,有时在餐厅,有时则在床上。无论如何,他最后一定会主动交换一个带烟味的吻。在烟味入侵空白一片的大脑前,你会回过神提醒自己这注定是一个有始无终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 阿帕基曾说带你一起去看电影,但你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了,很久都没能再尝一尝他的口紫,也很久没被他按进被子里骂蠢货了。他就这样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 阿帕基消失的日子你并不悲伤,只是心里空落落的。你早知道你的爱恋会付之一空,每一场自说自话被拆穿的局,最终都会刻在内心的耻辱柱。你试着去平静地接受。毕竟他总有一天会厌倦你这种无聊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 多年后你才知道,萨丁尼亚岛上曾有过一片无名花丛,它只为了一个名叫雷欧·阿帕基的男人而存在。


意识流摸鱼

【JOJO乙女】三人行必有一人暴毙

$第二人称

$米斯达→你←特里休

$ooc ooc ooc ooc

$小学生文笔

$睡前短打

$百合向避雷

     “你做好觉悟了吗?”特里休打破了这份溺死人的沉寂,但依旧神色凝重。她垂下眸子,压低了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 “我…”你欲言又止,对于你来说这是真正的冒险。但你还是扯起嘴角笑了:“当然,这可是绝佳方案。”

      话音未落,她轻轻抓住你的手腕,温热的触感仿佛顺着手腕融入血液平稳了你动乱的心跳:“就像之前说好的。”那双翠绿的眸子正映着你局促的脸。以往,特里休的注视是你最好的安定剂。但此刻你对上那坚定的目光,便像是触了电,你恨不得马上甩开她的手,低头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   回忆着过往的种种 ,你重重点了点头:“一定会成功。”

       你推开了门,踏上那条不归路。

       这里就是战场了吧。

       伸出手,掌心一片汗湿,特里休用眼神传达了“开始”的讯息,这让你手足无措。真的要这么做吗?对眼前这个背对这你们,对这场闹剧毫无察觉的人。

      恶整米斯达,开始:

      你从背后拽下他的帽子,攥在手里,然后光速绕着他转圈。那一刻你看到他的替身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 “丢,丢,丢手绢,轻轻的放在米斯达的后面……”特里休站在旁边拍手唱到。

       歌声停下,很明显,他愣住了。你也随之停下和米斯达四目相对,他的目光游离在你和特里休之间。一个躲在他身后的替身突然哭了起来:“呜呜呜哇哇哇啊米斯达你看她转了四圈!!”

       米斯达猛地站起来。从你手中抢过帽子:“搞什么”

       特里休此时嗤笑出声,她双手环胸,眼神中还有一丝意犹未尽。直到看到你眯起的眼睛,她蹭了蹭你的肩膀,你这才开口:“呃…这是真心话大冒险。”

      “吓到你了?”特里休笑了,幸灾乐祸的那种。接着你看到米斯达黑着脸沉默不语。你轻轻戳戳特里休的腰,她却牵住你的手不叫你乱动

       最后米斯达咬着牙戴上了帽子:“受够了受够了,真的会死人啊”他砰的一声甩上门,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  “任务完成。接下来——”

       看来今天的获胜者是特里休。

      “碍事的东西都清除了,和我一起做些开心的事情吧”特里休转过来捧住你的脸,笑盈盈地在唇角献上一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同居百合修罗场我好爱。突然想搞一系列

【JOJO乙女】得知你出轨后的拥抱

$ooc ooc ooc ooc

$第二人称

$内含仗/露/亿/未起隆/吉良

$剧情狗血

$私设有

$四部JO的场合


#仗助的场合#

     “你最近和C班的木村关系不错嘛,欸?”
     “那家伙待人不差…啊哈哈哈。如果你开心的话,我当然……”仗助牵强的笑凝在脸上,剩下的话被你用巴掌扇回肚子里,他脸上那份局促使你红着眼眶跑开了。让你扇出那一巴掌的是愤怒,你气他轻信子虚乌有的谣言,更气他就这样把你推开。也许一切的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。
       那之后你们每一次见面的空气都分外灼人,你们的相处变得像点头之交的熟人,不说太多,不做更多,也没法做更多。
      再然后,他看见你坐在其他男生的自行车后座。
      他告诉自己,他等来了真正的背叛。
      那天他的卧室出现了很多坏掉的东西。譬如一对摔碎的同样款式杯子,一双开线的深蓝色毛线手套,一支半成新的钢笔,再比如一堆没开始玩的双人游戏。还有一张已经被撕成两半的游乐园合照,照片背面用秀气的字体写着‘两周年纪念日快乐’……
      最后,这些坏掉的东西依旧被他单独保存在一个不大不小的收纳箱,只有那张被撕成两半的照片被他用替身修好,夹在一本日记里,从此他再没有了记日记的习惯。你知道他会记日记,却从来不知道那本没写完的日记后半部分全是写给你的情书。就像他只看见你坐在别人自行车的后座,却从来不知道那人是你因为父母离婚而好久不见的亲生哥哥。
       你们的感情输在了信任。
       他什么时候会再翻开那本日记呢,也许是下个周末,也许永远不会,也有可能就是他知道真相后抱住你道歉的今天晚上。

#亿泰的场合#

      亿泰拽住你的手腕,不让你走:“我脑袋不太灵光,要是做错了什么你就说吧”他瞪大了眼睛,眼白有些泛红。
      你希望在离开日本之前让亿泰忘了你,你很自私。想骗他说你从没有一刻真正属于他。用绝情的方式结束这段莫名其妙的恋情。
     “我已经有其他喜欢的人了。”
     “这算什么!我绝对不承认!虽然我脑子不太聪明,也别用这么瞧不起人的谎话来骗我”
       你有点惊讶,这个笨蛋什么时候变聪明了。
       亿泰的手拽得更紧了,你的手腕被他捏的生疼:“老妈和老哥都走了,你我绝对不放手”
       真是没办法啊。
       于是你再次拥抱了他。

#露伴的场合#

      早上起床时,心里空落落的,你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      刷牙时你在想自己的名字,可你想不起来……这是为什么呢
      当你的男朋友一如既往冷淡地向你道早安时,你凑上去亲吻他的脸颊。你知道这个男人叫作岸边露伴,你们彼此相爱,你们通过一个人认识,你们交往超过一年,你很爱他……以及你不能背叛他。
      你好像只认识岸边露伴,所有记忆都被他占据,这是为什么。你没有细想。
       他向你伸出了手:“今天陪我取材。”你把手搭了上去,然后愣住了。这句话好耳熟,好像在某一个和煦的晴天,也有人曾这么对你说过。
       露伴抱住呆滞的你,深吸了一口气:“窝窝头,一块钱四个,嘿嘿!”
     
   

#未起隆的场合#

     未起隆愣了愣,然后瞬间一副释然的表情,勾起唇角:“今天是愚人节吗,以前听你说过,地球的节日真是奇妙啊。”
      “不,不是的。”
       你的手开始有些发抖,无法下定决心。直到现在你还是无法感受到未起隆的爱意,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荒唐的不安全感 。未起隆聪明又木讷,你痴迷于此。但他对你真的是爱情吗?也许某一天你和其他人交往,他也丝毫不介意。
      于是为了试探他,你说出了最可笑的谎话。
      他轻轻皱起眉头:“那是…”你读不透他皱起眉头的原因,但还是抢先一步回答: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      如果他挽留你,那你一定会笑着说是骗他的,然后像往常一样拉起他的手。
      “如果有人比我能给你带来更大的帮助,那么我不介意。”但未起隆是这么回答的。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        自那以后你很少见过未起隆,‘对不起’也是你最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       虽然见不到他,但你学校的鞋柜里总是会多出一些东西,比如巧克力棒,一面精美的小镜子,甚至是一只装在笼子里的圆滚滚的仓鼠。你当然知道是谁放的。
     放学时下起了瓢泼大雨,你庆幸自己带了雨伞。准备整理东西回家,打开鞋柜,里面挂着一件鹅黄色的半透明雨衣。你看看手里的雨伞,还是选择披上了雨衣。
       雨越下越大,尽管穿了雨衣也还是有雨水钻空子流进衣服里。你把书包护在怀里,跑了起来。你早习惯了有未起隆陪你一起的日子,习惯每个有他的雨天。你摔倒了,雨水模糊了视线,路边的积水灌进了鞋子。你的膝盖蹭到石头,似乎也受伤了。你感到背后传来温柔的温度。鹅黄色的雨衣已经不见了。一双手臂紧紧环住了抱着书包的你。你的余光看到一缕淡黄的发丝。
     “我在这里。”

#吉良吉影的场合#

      他抱住你轻轻抚摸你的后背,安抚你的情绪:“我已经原谅你了。”然后他拉住你的手。
      你没了,但他留了一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露伴场合我纯属是想皮一把,最近被窝窝头洗脑了hhhhhhh

没产过刀,这个算是用来过把瘾的垃圾产物吧。

【JOJO乙女/米斯达】普通的周末早上

$ooc ooc ooc ooc

$米斯达×你

$小学生文笔

$睡前短打(巨短)

      米斯达对你说过,他的每个早晨几乎都能看到你那一副傻相,周末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  好吧,你刚起床时的确挺呆的,顶着鸡窝头伸懒腰打哈欠,换上前一天准备好的衣服。然后宛如与波鲁那雷夫灵魂对调的乌龟,趿拉着拖鞋,缓慢地进入卫生间洗漱。这时的米斯达瘫在沙发上,拿出平常压箱底的下流杂志,津津有味地读起来。他知道你不会介意的。

      刷牙时你呆滞地把漱口水咽下,反应过来后又一阵干呕。然后你听到从客厅里传来温柔与关心并存的声音:“孕吐?”

      “可以用你的牙刷刷马桶吗。”你也同样友善且耐心地回应他。

      洗漱完毕,打理好发型的你回到客厅,推了推米斯达大张着的大腿。

      天啊,看看他,口水都要流到地板上了。

      你一脸嫌弃地坐在他旁边。无视他立刻搭在你肩膀的手。然后开始思考平均每天三次的哲学问题:一会吃什么

      “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 “嗯——”米斯达的眼睛离开杂志,暧昧的目光在你的胸上下打量。你们已经不是会为了对方一个眼神而害羞的关系了,但你还是故作娇羞地转过头去,听见他坏笑着小声嘟囔,满怀期待地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,嘶…你,是A罩杯吧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包涵各种含义的问号,有对话题突然转折的疑惑,有对米斯达思想之龌龊的震惊,还有‘你找死!你有病吧!’

       眼前有一道红光闪过,那是你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。你光脚跳起来,卯足劲狠踹了他一脚。米斯达的腹肌很硬,害得你的脚趾闪了一下。结局是意料之外的两败俱伤,你坐在地板上吃痛地揉着脚趾,而米斯达捂着小腹连声喊了四个“痛”。

       盖多米斯达,再起不能。

       看到此情此景,脚趾的痛感霎时间烟消云散,你心满意足地狂笑着拍了四下手。

       现在的心情岂能只用一个“嗨”字形容?

       不能!一定要用四个!

       你丢下战术装死的米斯达,回卧室为出门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 你简单地画了个淡妆就推开卧室的门,看到米斯达就靠在门对面的墙上。

      “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 他已经穿上露脐毛衣和斑马纹紧身裤,手里还攥着放在跳蚤市场都会滞销的奇特格子帽:“出去吃饭吗?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于是你们又开始了无所事事吃吃喝喝的堕落生活。

【JOJO乙女/米斯达】那什么的啊18(续)

$你×米斯达

$三轮车

$上次的后续

$小学生文笔

$ooc ooc ooc ooc

想看上篇的姐妹戳我主页

不过审咱也没办法,评论区走链接(百度云/微博)

【JOJO乙女/米斯达】那什么的啊18

$你×米斯达

$可以看做分手信的后续

$小学生文笔

$ooc不可避免

$婴儿车,也许会有后续。

$接受的话请上车↓↓↓↓↓

      赤裸的身体被绳索束缚,暴露在空气中。你被迫双腿大开保持M型的姿态。口球使你无法正常吞咽口水,有些甚至滴在胸前。不知道已经带了多久,但你已经开始慢慢习惯塑胶的味道 。

       情绪属于不明所以,大脑处于一片混乱。这不能怪你。因为你刚刚还在与周公激情下棋,醒来后就遭受到这种刺激。正常人都会放弃思考。

      你勉强用混沌一片的大脑确定了一件事,那就是你这副惨状一定是米斯达搞的鬼。这个混蛋把你从酒吧接回来,到家后没一会你突然犯困。现在想来蹊跷,这绝对是米斯达在给你倒的水里放了安眠药,于是你便着了他的道。此时你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和一千个不甘心,如果可以的话你现在就想统统啐在米斯达脸上。

       听见浴室传来的水声你知道大事不妙。因为你不止一次表示嫌弃米斯达的体味,所以你们在ML之前他总会洗澡。

      你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初为什么没有把热水器和浴霸也带走。

      米斯达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 “醒了?”

      是啊,刚醒。只不过刚刚差点吓得背过去。

      他赤裸着精壮的上身,下身围着浴巾。蜜色的肌肤带着一点点水光,乌黑的卷发也还沾着湿气。米斯达打赤脚走过来,每走一步就留下一个水脚印,他俯视坐在地板上的你。

      你常常见到他这副表情,眯着眼睛很是欠揍。比如说他为了报复你迫害他,从背后拽住你文胸的带子拉得老长再松手,你疼得龇牙咧嘴,回头打他,他又成功躲开时就经常露出这种表情。得意里有一点戾气……说白了就是报复心得到满足后的沾沾自喜。但今日却有些不同,你却从中嗅到一丝丝杀气。感受到了这份异样的情绪,你有些慌张,呜咽着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音节。无非就是要他放开你。

       气势上不能输。你努力地瞪他,朝他翻白眼。他笑得更加张狂了,甚至蹲下来把你胸上的口水抹的到处都是,揉揉你的胸,拍拍你的脸。然后肆无忌惮的亲吻你的嘴角,擦拭你下巴上的口水。

       “你都被意大利牛郎贴心服务了,这点刺激也没什么吧”

      你故意把头转向别处,原本瞪着他的眼睛也瞟向别的地方。他十分不满,捏着你的脸强迫你看着他,眼中有一闪而过的醋意。

       此刻你们就好像猎物与捕食者,你已经在生死边缘徘徊了。

       米斯达抽出塞在浴巾里的枪,抵在你的锁骨上,凑进你的耳边呼着热气,又轻轻舔了一下。他一向知道耳朵是你的敏感带,水渍声好像直击大脑,让你的腰软了下去。他戏谑地看着你的窘态。

     “玩个游戏吧。”他捏了捏你的臀瓣,又在你耳边低语。

咱就是要搞米斯达!(嫖完就跑

好怕被封号

可能会有后续。想看可以吱个声。我尽量填坑。


续篇出来了,有兴趣的姐妹戳我主页。

【JOJO乙女】他的亲吻

$四部JO的场合

$内含 仗/亿/露/未起隆/吉良

$严重ooc

$小学生文笔

#仗助的场合#

      你和仗助走在回家的路上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。

      你听见脚下“咔”的一声,移开脚竟然看到了你的发卡被踩成两半。

       “啊!”你捧起发卡的遗骸,仗助走过来温柔地牵起你的手握住。

       “手真凉啊”他撅起嘴嘟囔了一声。你的视线飘忽不定,最后落在他蔚蓝的眸子。他像是意识到什么突然松开手,发卡又完好无损了:“看,好了。”

      他从小时候就会变这些小戏法逗你开心,总会为你解决各种问题,因此你很依赖他。

     “我给你带上吧。”他将你的碎发别在耳后。

     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 仗助捧住你的脸,啄了一下你的鼻尖。

      “谢礼我收下了。”你呆住了,然后他笑着又亲了一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亿泰的场合#

      你们去电影院看恐怖电影了。期间亿泰不知不觉的牵起了你的手。紧要关头时,握着的手力度又会重上几分。

      电影看完了,观众都退场了。你们后知后觉地向出口走。

       到了步行街上亿泰又主动牵起了你的手。他的手很大,而且现在在发抖。

       他突然停住,不向前走了:“那个等下…我我……怎么说——”

       你回头,看到他脸上两抹可疑的红云,黑里透红。

      “亿泰?”

      “!”

       亿泰突然被人撞了一下,一个没站稳,唇角撞在了你的眉骨上。你大脑当机,被亿泰圈住腰,搂在怀里。他单手将你的头按在他的胸上,几乎让你喘不过气,大喊着说:“我喜欢你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露伴的场合#

       你几天都没有见到露伴老师,后来才听说他被人打到住院,停刊了。你非常担心,买了些水果急急忙忙去探望他。

       “老师!《粉切黑少年》还没完结…”拎着水果的你推开病房门“您不能死啊!”

      “吵死了,给我滚回去。”露伴闻声放下手中的书籍。

       还好伤势不重,你观察了一阵,就去给他削苹果了。

     “喂我”

     “啊…?”

     “有什么不满么?”

     “没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  你弯腰将切成块的苹果送进露伴嘴里,突然你的手被一拉,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  “老…!”露伴捂住你的嘴,将你的体恤衫向下拽去。衔住你肩膀上的一块肉,又舔又咬。热气呼在颈间让你一阵打颤。直到留下红印他才罢手。

      临走前露伴命令你:“我出院前记得天天过来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

#未起隆的场合#

      你正在给新转来的外星球同学补习功课,不知怎的就聊起天来。

    “未起隆,你接过吻吗”你反骑着椅子身体向前倾。

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接吻,就是恋人之间会做的事”未起隆还是一脸不解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 “你的星球没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 他老实地摇摇头:“不,还是头一回听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和我试试。”你盯着他厚实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 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 于是你们接吻了,在除了你们以外空无一人的教室里。一开始只是嘴唇之间试探性的接触,最后是舌与舌之间的交缠。未起隆的动作很生涩,但他的学习能力很强。你牵过他的手十指相扣,他便回握你。你将舌头向上挑,他便纠缠过来与你接触。你害羞地闭上眼,睁开眼发现他正在观察你。你能感觉到他粗重的鼻息,不禁屏住呼吸再次闭上眼。

      良久,他停下动作抱住你,将你的头向他的背后按去:“你刚才说这是恋人之间才可以做的事,虽然不太懂。但以后请只和我做。”

  (这个我私心了,一直想搞外星人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

#吉良吉影的场合#

      你的男朋友是杀人魔,他总是杀掉各种各样的女人,漂亮地取下她们的手。却从不伤害你。

       或许叫他男朋友不太对,虽然他总会要你用手为他提供各种服务,会捧着你的手亲热地呢喃着你的名字。但你知道那不是对你说的,是对你的手。你仅仅是他的所有物,他装在笼子里的宠物而已。

       他邀请你共进晚餐,为你解开手铐,深情地牵起你的指尖,亲吻你的手背,为你带上新的戒指,告诉你,你是多么美丽,令他一见钟情。他几乎每天都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 他让你坐在他的腿上,要你用手抓起一小块菜喂他吃,他总会把你的食指含在嘴里,吸吮舔舐,在你耳边发出低低的喘息和满足的喟叹。坐在他腿上的你也自然知道他有了什么下流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 你们重复着这样的生活,直到有一天,他解开了你所有的束缚。把你带到了另一栋别墅,给了你他的大部分积蓄,为你带上看起来十分贵重的项链。他亲吻你的额头,告诉你他可能遇到了一些小麻烦。解决好了就来接你 。

       他离开了, 你完全可以逃跑,但你没有。你决定等他,决定等他再次亲吻你。可是他再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 

【JOJO乙女】致米斯达先生的分手信

$睡前短打

$米斯达×你

$沙雕向

$ooc ooc ooc ooc

$小学生文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亲爱的盖多米斯达先生:

     向您致以诚挚的发自灵魂的问候:

     您吃了吗?吃的什么?

     这是一封分手信,请您抽出时间读一下。

     开始之前麻烦您代我向您的BOSS乔鲁诺先生问声好。并转告他我过的很好,逍遥快活,吃香喝辣。他的店真是那不勒斯一流。意大利牛郎的服务也的确如传闻一般是极好的,香槟也是顶级,可惜我没钱付小费。另外,我赊的帐可以分期付款吗?

      那么回归正题,您看到这封信时肯定很不解,为什么家电都没了呢?因为这时候我已经离开贵舍另寻住处了,可怜我囊中羞涩,不得已借用家电。相信手笔阔绰的您不会介意。

      能借住一年半,我感到十分荣幸。和您同居几乎耗尽我此生所有运气,虽然您两天里有三天是不在家的。但作为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,我必须理解您作为黑帮的难处。因此,我搬离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您突然音讯全无,半年不回家。

       还记得您刚开始凌晨才回家,我出言不逊,称呼您为夜不归宿先生。为了赎罪,现在开始请不要叫我的名字了,我是离家出走小姐。

       我不在乎您是黑帮。但无论是沦为附属品,还是守活寡可都不是我想要的。您自然可以玩上半辈子,等我人老珠黄再考虑结婚生子,但我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。要我为您等上半辈子是否有些自私呢?

      人各有志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总而言之,我们分手吧,从此井水不犯河水。朋友是自然不敢做的,我与您不同,面薄的很。

      哦,对了。顺带一提,如果您不同意分手。下个月可就是我们交往的第44个月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离家出走小姐  留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米斯达拿着信坐在沙发上,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   此时已是深夜,刚执行完任务回家的米斯达以为能够得到一个久别不见的热吻。却不想迎接自己的是没有家电的客厅和你留下的分手信。

       你正在酒吧喝着自负腰包的鸡尾酒。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,手机里传来他咬牙切齿的声音。

“喂,你在哪?”

“回家。明天结婚。”